Oblitus

只留一把森森白骨

【修伞】洒脱

关键词:领带

#是周练
#糖写多了就想写刀
#苏沐秋枪王设定
#ooc预警
#又是小短篇

@修伞周练

“————”
“——————”

“那么最后一个问题。”被拉来当主持人的戴琦妍弯了弯眉毛,露出一个狡黠的笑容,带着一点不怀好意。苏沐秋敏锐的察觉到一丝寒意,刚想开口引走话题,却被戴琦妍接下来的话当头一棒。

“请问苏前辈要结婚的消息是真的吗?”

底下的观众听到后,纷纷举起了手,大声起哄着,其中不乏夹杂着女粉的尖叫声。

“诶?”苏沐秋明显的愣住了。


那一瞬间,叶修无比的希望苏沐秋说出否认的话,就像以往一样,笑着转移话题,然后在记者面前大放苦水,活的像一个戏精。

像以前一样

但叶修知道这不可能

所以他只是静静的看着电视上的苏沐秋挠了挠自己的脸颊,略带羞涩,“啊,大家已经知道了吗?真是的,本来还打算过一阵子再说呢……可恶!是叶修那个混蛋吧!”,难得的脸红。而观众在他肯定的一瞬间尖叫不断,至少在叶修看见的几个镜头中,就有女孩相拥在一起抱头痛哭的场景。

真是夸张。叶修想。自己这个恋爱长跑8年的都没哭,你们这些小丫头片子哭什么。然后他又仿佛突然想到了什么,愣住了神。

原来,已经8年了。

自己喜欢这个人,已经8年了。



叶修现在在自己的房间。

所有的窗帘全部被拉起,将阳光遮得严严实实,唯一的光源就是开着的电视。面前的茶几上,烟灰缸已经被塞满了烟头,四周还掉了不少出来,在这其中,还能隐约看见红色的打火机。

屋子里全是烟味,因为没有发泄口,所以在狭小的空间里相互挤压,使味道变得更浓。

要是让那对兄妹知道了,又是一顿啰嗦了吧。叶修想了想那场景,没忍住笑了出来。

那小小的声音被电视中苏沐秋的声音覆盖,几乎听不见。

啊,18岁。叶修换了一个姿势,躺在沙发上想,却发现自己手下似乎压了什么东西。他直起身子,将东西拿了起来,入手便知道那是什么了。

是苏沐秋送自己的成年礼。

他记得很清楚,那一天他跟苏沐秋照常窝在陶轩给他们的小包间里代打。他叼着根烟,含糊不清的对苏沐秋说着什么,照往常的话苏沐秋会给他收一枚白眼以及一句嘲讽,可苏沐秋只是看了他一眼,“哼”了一声就没理他。叶修有些奇怪,心里想着这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苏沐秋竟然没嘲讽他。于是一整个下午叶修都在偷偷关注苏沐秋,发现苏沐秋确实不对劲,老是走神以及有些亢奋。

难道是沐橙的成绩出来了?叶修大概的想了想。

结果到了家门口他还没有想出个所以然,思索着干脆问一问。他看着苏沐秋打开了门,摁亮了灯,然后就看见了他今生难忘的一个场景:

他看见不大的餐桌上放了一个小蛋糕,四周还放了4,5道菜,苏沐橙坐在椅子上笑嘻嘻的看着他,上面蜡烛的亮光柔柔扩散着。他却觉得那那光在自己体内烧了起来。

愣着干嘛,进去啊!难道你今天想喝西北风?苏沐秋在一旁笑着给了他一拳,将他推了进去。叶修整个人都是僵的,任由苏沐秋拉着自己,来到餐桌边。

怎么样,还不错吧,这可沐橙做的。他有些得意,又有些羡慕。沐橙可从没给我做过,这第一次就被你这家伙给占了。

下次我给哥哥做吧。苏沐橙柔声道。叶修,站着干什么,坐呀,今天你可是寿星!

……哦,哦。叶修清醒过来,脸上又挂上了平时的笑容,可只有他自己才知道心里一阵阵上涌的酸涩。他绕着餐桌,嘴里啧啧称奇。哎呀,没想到沐橙的手艺真不错啊,不过,这个青椒是不是焦了。

有的吃你还多嘴。苏沐秋直接踹了他一脚。


只记得最后分蛋糕的时候,他和苏沐秋只是象征性的吃了几口,就把剩下的一大半留给了苏沐橙。他看着苏沐橙吃嘴里也不闲着,问他这蛋糕上怎么就一根蜡烛,太不吉利。苏沐秋斜着看他说为了保留美感,而且你这种家伙一根就够了。

怎么说话的,哥今天可是寿星。叶修一只手揽住苏沐秋,靠在他身上嬉笑道。寿星,记得你今天洗碗。苏沐秋翻了个白眼。

看着叶修苦兮兮的样子,他愉悦的笑了笑,然后拿出了一个小盒子,递到叶修面前。那个,生日礼物。他说。

虽然很不想说,但是,恭喜你这个混蛋成年了。

彼此彼此。叶修嘴里说着,一边拆开这件礼物,心里紧张的要死,也好奇的要死。

于是他看见了一条领带。

那种最普通的黑领带,满大街都有的那种。不过似乎有谁又在边缘缝了一圈银边,于是变得独一无二。

成年了嘛,当然要条领带,这可是男人的象征!那时的苏沐秋这么对自己说。

而叶修只是注视着这件礼物,久到苏沐橙吃完了蛋糕,久到苏沐秋略带紧张的问自己是否喜欢,久到仿佛他的心脏都停止跳动。

叶修眨了眨眼,将领带小心的放了回去,然后一个箭步上去,紧紧抱住了面前这个大男孩,将头埋在他的颈间,同时嗅到了熟悉的薄荷味。

谢谢。他小声说。

他离家后收到的第一份礼物。

苏沐秋愣了愣,随后反应过来也回抱了他,说咱两谁跟谁。

也许是青年的笑容过于灿烂,又或许是两人之间互传的温度过高 ,叶修只觉得胸腔里的事物疯狂的跳动,清晰的不得了。那一刻,他感觉到什么东西崩塌了。

他想,他喜欢上他了。




叶修摩擦着手中的领带,粗糙的布料甚至有些戳手。8年了,他一直带着它,就像什么护身符一样。

他苦笑一声,电视里的节目似乎结束了,广告的音效回荡在屋中。叶修看了看手机,未接电话52个,几乎都来自苏沐秋。着急了吧。他想

他把自己关在房间,手机调成静音,失踪了一整天,也是难怪。

叶修关掉了电视,起身将窗帘拉开。突如其来的强光刺痛了他的眼,他揉着眼睛,抹去了刺激出的眼泪。在感受到手上的湿润时心里猛地一抽,原本已经止住的事物又落了下来。

这要是被他们知道了还不笑死,丢脸,太丢脸了。他连忙擦着,又看了看镜子,还好,红的不明显,发现了也可以用没睡好糊弄过去。

他又整了整衣服,站在了门前。莫名的,他想起了那个姓月的女孩,那个即将站在他暗恋的人身边的人,长相乖巧,也很善良,不拘一格,确实是配得上苏沐秋。其实在这场恋爱中,他是注定的输家。所以在失败到来之后, 他希望自己不要太难看。至少,在苏沐秋面前,他可以如往常一般洒脱。

                                                                    —— FIN——


又是一篇很赶的文。脑洞其实很早就有了,但是看过我文的人都知道我大都写的都是脑洞系列,很少写过长篇。其实这篇洒脱一开始不打算用周练的形式写出,也没想到会写了这么多(要知道初衷是500字以内的),写过糖,所以这次想写刀子(悄咪咪说句其实我觉得窄门是糖。别打我)
估计大家也看的出来,很多地方我都没有细写,其实还有好多话!但是我的思维比较跳跃所以衔接不起来就没写了,删掉了好大一段叶修的独白……
感觉文笔一直在退,没有了写窄门时的流畅感。

最后的最后,我要告诉大家一件事(严肃脸),文中和沐秋结婚的人,是这个 @月井 这个家伙,说什么肥水不流外人田,于是就便宜了她。这个家伙是个文画双修的太太,因为大号催稿太多就搞了个小号,别客气,大家尽力压榨她。Ꮚ❛ꈊ❛Ꮚ咩





















【论坛体/瑞金】一觉起来发现在发小怀里怎么办(1)

#是接龙文,跟我同学
#随便脑洞
#论坛体格式可能错了(我实在不混论坛)(捂脸)
#目测一个大坑

【生活区】 发帖人 箭头

   标题:一觉起来发现在发小怀里怎么办!

L1楼主:
     如题,我该怎么办啊!!!

L2:
     发小是男生就推开!女生就抱紧!

L3:
      喔!这么劲爆!同关注是男是女,女生的话是真的尴尬。

L4(星月魔女)
     哎呀呀,你们感情真好呢,又在一起睡觉,怪不得本小姐中午去找G时发现他不在。

L5:
     发现知情小姐姐!

L6:
     目测发小是男孩纸(目光凌然)没发现楼主说在发小怀里吗。

L7:
     发小G是男孩子!?那楼主是男是女?

L8楼主:
     啊?我是男生啊,格……G也是。但,这有什么关系吗?我现在快急死了!

L9:
     居然是gay!刺激#滑稽#

L10(星月魔女):哎~你们的友♂谊真是令本小姐感动

L11:
     我说你们停一下,这里是生活区。楼主现在是什么情况?

L12楼主:
      我现在好慌啊啊啊啊!!!!QAQQQQQ
      G还在睡觉,我已经起来了,快点告诉我怎么办啊!!!一会G起来就尴尬了!

L13:
      lz你在慌什么,你们都不是男性+发小吗?有什么可慌得。

L14:
      楼上直男发言无误了,我比较关心你们两个是怎么睡到一起的。(笑容逐渐变态)

L15楼主:
      我不知道啊QAQQQQ就是一醒来就发现在他怀里了!!!
       我们小时经常在一起睡觉,这倒没什么……只是几年前G说我长大了要一个人睡了,就不陪我睡了。我当时还觉得他好过分呐!可是G说的很对,我也就一个人睡了几年……可是今天睡觉前我明明看见G回到自己房间的!可醒来G就抱着我!很不正常对不对!G是不是被欺负了?!我好慌啊!!QAQQQ

L16:
      这个,真的是……

L17:
      很劲爆了

L18:
      发小这是傲娇系啊。嘴上说着分开睡,结果还偷偷跑到楼主房间……

L19(星月魔女)
     他被欺负?他不欺负别人就很好了好吧。

L20楼主:
       不是啊!G从小就很厉害。什么都知道,虽然表面很冷淡,但是超温柔的!
       以及G才不会欺负别人!

L21:
      楼主你这炫耀的口气真是……
 
L22:
       lz,说不定G先生每次都偷跑到你房间,只是在你醒来前走了呢?(笑容逐渐淫荡)

L23:
       楼上请停止你的脑洞!楼主,G先生最近有什么异常举止吗?

L24楼主:
       奇怪的事?没有啊,因为G很厉害嘛,什么事都不用担心,倒是我总被他照顾……

L25:
      真是一位好发小!

L26:
       不是发小,会不会是lz的事呢?发小不是很关心lz吗?

L27楼主:
      我吗?没有什么事啊。

L28(星月魔女):
      真是本小姐都看不下去了!你个白痴!

L29楼主:
      KL!

L30:
      捕捉小姐姐诶!

L31:
      看样子小姐姐知道些什么,求爆料!

L32(星月魔女):
       你忘了吗?你前几天不是收到封情书吗?

  

                                                                    ——TBC


不行了,手机打论坛体好累啊啊啊啊啊,暂时就这么多吧,马上就是死亡期中了…………QAQQQQQQQ
     

 

    

    

民调局动漫人设说说

老吴书里不是写是穿唐装的吗,怎么给改成,嗯……风衣+毛领?想看帅气的唐装啊。

【叶黄】一个脑洞

#黑叶大概
#ooc预警
#逻辑混乱乱乱
#又是喜闻乐见的草稿流
#实在太ooc了!没脸放出来呜呜呜
#大家看看开心开心就好
#最后设定是还没出柜







他将最后一支烟从烟盒中抽出,然后一把捏扁空盒随手扔进了垃圾桶。烟雾缭绕,明明是十分呛人的味道,他却享受般的深吸,吐出一个个完美的烟圈。尼古丁的气息侵蚀他的意识,占据他的思想,麻木他的灵魂。他的心脏向他发出警告,提醒着他这个身体由里到外的破烂和不堪。他含糊的笑了一声,浑浊的气体自喉腔呛出,不知在嘲讽哪个可悲的亡灵。亦或是,嘲笑他自己。
























“还tm的抽!”魏琛一进来闻到满屋的烟味,骂骂咧咧的放下果篮,打开风扇散味
“这要是我,要是老板娘或者苏妹子来了,你不死也得扒层皮!”

“这不知道是你吗”叶修靠在枕头上,懒洋洋道,“有烟不?来根。”

“去你的!不抽了一根吗,”魏琛瞪他

“不够啊。”叶修砸吧砸吧嘴

“你妈的还记得你是个病人吗?!抽烟抽到肺炎,下次你就肺癌了知道不!”

只见叶修的病床床尾上贴个牌子,在名字的下面,亮晃晃的写着两个大字(肺部炎症)

“别说了,哥的烟神称号就这样砸了牌子”叶修叹气道“接下来就靠你撑下去了。”

“妈的,你不提还好,提上来老子就一肚子气,你自己做的死为什么连累到老夫身上!现在老板娘她们把我的烟也没收了!还特意叮嘱包子不准给我买!”

“你年纪也大了,是该少抽点。”叶修幸灾乐祸道。

“哼,得了吧,一定是你比我先猝死。”魏琛不屑

“来之前我还特意把你这傻逼事告诉了少天让他开心开心。”魏琛把果篮拆开,不客气的剥了个橘子

“哦,他什么反应?”叶修看似漫不尽心实则竖起耳朵。

“把你好好嘲笑了一番,说你活该,第十季赛的冠军是他们的了。”魏琛想起自己带出来的孩子,有些欣慰。

“没把你喷死吧。”叶修道

“……放心都是在喷你。”虽然我一个字都没记住
“他跟我说还有训练就先挂了,不然肯定还要多笑你几句。还有你那恶心的表情是什么。”

“有吗?”叶修努力让自己的嘴角不向上扬,回道

魏琛仔细观察了一下,总结,“你现在就像一个变态痴汉。”

“哥可是男神,也只有别人痴汉我的份。”叶修心情大好,不跟魏琛一般计较,连带着本来隐隐作痛的肺部也好了些。

“臭不要脸。”魏琛骂了一句,“还没少天帅呢,你已经人老珠黄了。”

叶修只是笑眯眯的看他

此时的魏琛还不知道,自家孩子早被拐了个千八百远去了,要是知道了,估计现在就把烟草直接塞进叶修的肺里,让他猝死算了。

所以他只是嘀咕了一句,搓了搓手臂上的鸡皮疙瘩,又说了几句,就回去了。

他也不知道的是,一架飞机已经降落在了h市。

【安雷】一个脑洞(其实是名字没想好)

#一个草稿流
#旧设现设
#很乱
#文笔渣
#逻辑混乱
#随缘写吧

大概就是旧设安雷与现设安雷的故事
旧设就是安哥在杀了布伦达复仇之后,开始在宇宙流浪,期间他收了与他极为相似的现设安哥为徒,出于某种原因,他给这个孩子取名为【安迷修】
之后安迷修参加凹凸大赛,遇见了雷狮。

就是这么一个,呃,奇奇怪怪的东西



您知道一亿年前是什么样的吗?师父。

一亿年?嗯,一亿年前,宇宙还不像如今这般太平,各国之间战火不断,为了扩大自己的领土与殖民地,不择手段。他们会为了土地上的资源而尽情杀戮,也会为了争夺一颗星球的所有权而将它夷为平地。在这些军事强国中,头号强国便是雷王星……

雷王星?我听说过它,那个家伙,那个暴君,是出自雷王星的。

……暴君……呵,是的,我的孩子。在雷王星皇室的诸多皇子中,三皇子无疑是最优秀最耀眼的。他有杰出的军事才干,有雄心壮志也有野心。在他坐上王位后,用几近残酷的手段来贯彻绝对正义,在他的统治下,帝国的铁蹄几乎踏遍了整个星系……但是因为他的过度暴虐,人们举行了起义,开始与雷王抗争。雷王拥有绝对的兵力,起义军节节败退,根本不是他的对手,后来——

我知道我知道!师父,后来,是雷王的骑士长里应外合,扭转了局势,那残暴的雷王,也被骑士长亲自手刃。

……是的,他杀了雷王。但是,孩子,我希望你这么称呼他——雷王——为三皇子。不要问我为什么,这是个请求,孩子。

好吧。三皇子叫什么,师父?

……啊,布伦达,他叫布伦达。记住了吗,安迷修?

是的,师父。

那一刻,安迷修终于明白,这个少年不是什么人,正是他自己,是他在决心复仇,杀死布伦达时就丢弃的那个纯洁本真的自己。他看向少年,望进了那片纯粹的翠湖中,他仿佛看见了一颗溢满正义的心,一个干干净净的灵魂。
“安迷修。”他哽咽道。
“你以后就叫【安迷修】”

安迷修怔怔看着雷狮,看着他那双紫宝石般的眼睛,看着里面他记忆中的那份骄傲与自信。可正是这份光芒,刺痛了他的心。
他痛苦的弯下身子,手紧紧的抓住胸前的衬衣,像是落水的人在绝境中紧抓着浮木般。他的喉间挤压出吼叫般的呜咽声。他那坚不可摧的骑士道瓦解了,不是因为别人,而是他自己。怪不得,师傅收他为徒时,给他取名安迷修。因为他是安迷修,而【安迷修】也是安迷修,他们是同一个人。
如果他和师傅是安迷修的话,那雷狮呢?他是谁?他是布伦达吗?安迷修还不知道,但他知道,雷士与布伦达之间一定是有某种联系的。不为别的,只为他们灵魂中相似的事物。

[叶all]一个脑洞(黑道)

#大概是黑道pa
#叶all预警
#随意带入
#上课产物
#草稿意识流,混乱
#日常不知所言

“叶修。”他的恋人浑身是血,倒在地上,用微小的气音对他说,奄奄一息的样子。

叶修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走到他身旁,半蹲下来,将他身子支了起来,搂进怀里,将头埋在恋人的颈间,嗅着他身上的柠檬味和铁锈混和在一起的味道,不在乎满衣的血液。

抱了一会,他突然开口“喂,你。”“嗯?什么?”怀里的人抬起头,用染血的眼睛看着他,叶修怔了一下,然后有些无奈的开口,“……别再装了,你的行动早暴露了。”,怀中人身子一僵,伸到男人背后的手也下意识停顿。男人没有放过这个机会,将藏于袖中的军刀抽出,干脆的捅进了他的胸膛,一击毙命。

叶修站起来,随便将人甩在地上,苦恼的看着自己的衣服。完了,又搞脏了。

“你,你怎么会对我,下呃!”他错愕的看着男人,鲜血不断从胸腔中喷出,眼底满是不甘心。为了这个计划,为了抓住叶修,他们不惜一切的打探到了叶修的男友,花了几个月的时间高强训练模仿他,面容,习惯,行为甚至骨骼都做了手术!他自信没有任何破绽,正巧那小男友也去出了任务,天时,地利,人和,这次的行动是完美的,不可能会……

“所以我说啊,你们一开始就搞错了方向。”男人摸摸后脑勺,叹出一口气,有些怜悯的说,“我不是叶修。”

“……!!”他睁大了双眼,控制不住尖叫出声,“不可能!我们分明!——”他突然又顿住了,仿佛想起了什么,脸色一变,颤抖着说,“那,那,你是谁!我检查过了,你没有带人皮面具,你是谁!?”

果然还是新人,太稚嫩了啊。看着地上沉不住气的人心里微叹。他笑着用手点了点脸,“我吗?”

“我是叶秋。”

叶秋讲后事处理好,拿纸巾擦去了手上的血,认真的丢进了垃圾桶,然后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出去,可一直没人接听。他耐着性子一遍遍的,直到他第五次播出去后对方才接通。

“喂?”懒散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带着一丝漫不经心,“好了?”

“你这个混蛋哥哥!就这么把弟弟推了出去,好意思吗!?”叶秋咬牙

“哎,可不是,哥哥我很担心你啊,但没办法啊,你需要成长,就像雏鹰那样,我也是迫不得已啊。”那头竟然还是一番语重心长,痛心状。

“再说了,哥这边也很忙啊。为了不打草惊蛇,放松他们的警惕,只有你这个双胞胎弟弟能胜任。”叶修含糊的笑了一声,说道。叶秋一听就知道他在抽烟,皱了皱眉。

“你现在在哪?”
“那家伙的大本营”
“情况如何?”
“搞了。”

“你能不能文明点。”带有上等人体质的弟弟一头黑线

“不能。诶诶诶,那边的!你可别动啊,我这个人呢,容易手滑,我这手一滑可就不好了。”叶修突然提高了声线,不知冲着谁喊。
“你在干嘛?”

“逮到了那小子而已。”见那人不听自己的,叶修一边和叶秋通话,一边单手给了地上爬行的人一枪。

一枪打穿了他的脚腕,再一枪打在了小腹。

叶秋听见电话那头传来的两声枪声和压抑的的呻吟,在心中同情了那头头几秒。

只是一个在道上出过几次风头的新秀,就敢盯着他哥的位置,还想把手放在了嫂子身上,真是自己想死拦都拦不住。

叶秋摇摇头,嘴里啧啧称奇。

想说的都在评论里说啦,从初二开始追太太,今年高一啦,以后也会一直喜欢太太,喜欢瓶邪下去(捂鼻血,瓶邪他们有这么好~~)

碎碎九十三:

这次微博和lof都来一次抽奖!
817是个好日子,一眨眼我入瓶邪坑也已经3个年头了,为了感谢粉丝们的支持与厚爱,特别来一个817抽奖!
抽奖条件为瓶邪不拆不逆,关注我,至少留言三次的粉丝
点击小红心和小蓝手,留言夸夸我,817随机选出楼层数!
从小红心里抽出8位送出暴君帆布包!
从留言里抽出1位送瓶邪盒蛋!
从小蓝手里抽出7位送出绝处特典立牌!
817号抽出!么么么!![/cp]

【叶黄】一个脑洞

#怎么办我觉得我是个变态(捂脸)

#.........但我真的很想看!!!!!


叶修现在只想亲黄少天。

把他按在墙上,揉进怀里,狠狠地吻住那张滔滔不绝的嘴,亲的他神志不清,嘴唇红肿,亲的他低声求饶,眼神湿润,欺负到让他哭出来才好。

然后他要去亲他的眼角,看黄少天给了他一记看似凶狠落在叶修眼里却软绵绵的眼刃,他的心便像被一只小奶猫挠了一下般

于是叶修忍不住想做更过分的。

【修伞】一点话

叶修一直希望一叶之秋的身边站着秋木苏,现在虽然没有了一叶之秋,但苏沐秋却永远站在了离君莫笑最近的位置。 

【修伞】Bring

#苏沐秋未死,枪王设定(周粉误入)

#兴欣,世邀赛,有点扯,乱七八糟。

#懒惰ing---(摊)日常烂文

#短篇,一发完

#开头语与正文一毛钱关系都没









第9999次心跳带回来的,依旧是爱你的感觉

9999 heartbeats bring back the feeling of loving you.










苏沐秋是在打完世邀赛后宣布的退役。


当时他们刚带着冠军回国不久,还没有两天兴欣那边就搞出了这个大新闻。


枪王退役自然是争议纷纷,谁也不知道苏沐秋为什么这么突然,虽然他已经26岁了,在职业选手中算得上高龄,但有了叶修这个逆天的奇葩为前例,现在谁也不太关注年龄问题了。况且他是唯一一个能和叶修打成平手的人,他这一走,荣耀里的老人又要少一个。


更重要的是敢抽叶修的也没剩几个了


然而被外界热火朝天议论的人此时却悠闲的翘着腿,喝着杯珍珠奶茶,好不快活。


“我说,真准备退了?”坐在他身边的人问道

“当然,你以为谁都像你一样”苏沐秋一口气吸上好几颗珍珠,腮帮子撑得鼓鼓的,费力的嚼,口齿不清道“我可没你那么无聊,玩打脸复活.........哎马好酸......”


“谁让你一下子吃那么多,当然累。”叶修无奈,说完无比自然的顺过他手上的奶茶,大吸一口,杯中褐色的液体瞬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快降了下去。“......啧,好甜。”叶修皱皱眉,一脸嫌弃,却还是咽了下去“你怎么和沐橙一样喜欢这种甜腻的东西。”


“好像也没人让你喝的吧。”苏沐秋咬牙,恶狠狠的抢回来,对他比了一个中指“我们这叫兄妹同心,其利断金。还有想喝自己买去!”


“买不起啊,哥很穷的,当然比不过枪王大大的腰缠万贯。”叶修叹了口气,对苏沐秋挤眉弄眼,理直气壮“而且大大不是包养了我吗,你的就是我的。”他拍了拍脸“还望大大多临幸点哥,哥都瘦了。”


“滚一边去。”苏沐秋没好气的说,一手拍上了叶修的肚子,一脸鄙夷“您老先把您的肥肉..........哎?!,不是,等等!你的小肚子呢?!卧槽!”他一开始还以为是自己摸错了地方,后来才发现那一块软乎乎的肉是真的不见了。苏沐秋满脸不可思议,又来回摸了几次“我靠!你,你这----”


“怎么样,哥现在也是有腹肌的人了。”叶修一脸得意,伸手将苏沐秋的爪子移开“行了行了,别摸了,知道你羡慕。”


“谁羡慕你。”苏沐秋嘟囔着,却也没再说话。对于叶修的消瘦心下已有几分明了。


在苏黎世累的


几十个国家的参赛选手,至少也有几百个,每打一场就要连夜做出方案和视屏,还要应付电视台,上级领导什么的。他们这些选手可以借着比赛疲劳躲过,可叶修身为国家队领队不行。虽然他不说,苏沐秋也知道这个人八成每天凌晨3,4点才睡,然后不到两个小时又要起床做准备。他想起有一次晨练时叶修无意间说过的一句话“带你们比带兴欣顺手多了,一次性这么多大神听我的指挥,估计也就我有这个魅力吧。”


虽然他下一句方锐大大与黄少天同志两位小友妹子都要赶上你们啦成功撩炸了黄少天并开始了无意义嘴炮。苏沐秋还是记下了他眼下深深的青色和憔悴的脸色。他跑第一个,没在意身后周泽楷和孙翔的惊讶的急促声,再一次加速,甩了后面的人大半圈。年幼的苦日子锻炼出了他优质的体能,在它看来这种长跑跟以前送外卖差不多。


可他当时在想叶修


想这个人被逐出嘉世后的一年,因为身份,他不能太明目张胆的帮他,最多晚上偷偷和苏沐橙跟他下本,梗刘浩一两句,给他找点茬,发泄发泄。


可其他的都得叶修自己来。


在这样一个战队制度已经成型且较为完整的体系下,找队员,打材料,训练,筹资金。一介荣耀第一人,三冠加身的斗神,却在网游里干这种苦差事,当初消息传出去后上了报纸更是引起四方愤怒。但苏沐秋知道,叶修根本不在乎这些,这家伙大概只要能打荣耀就行。


哦,还要有烟



叶修对冠军的渴望相当于苏沐秋对金钱的渴求


764


这是荣耀新的手速记录,也可能是未来无人可及的高度。

一个已经是职业晚期的家伙,到底是有多执着,才能在最后爆发?

有人说叶修一直在隐忍,有人说叶修不愧是大将风度,有人说叶修果真是大神,厉害!了不起!


可他只是想要冠军而已。他只想赢。


人人都知张佳乐对冠军的狂热追求,殊不知叶修也是如此


不仅仅是一年内创的兴欣,更早的嘉世,还有那少年时的三年。他早已将一切给了荣耀,于自己什么的没剩。





苏沐秋沉默的喝光了奶茶,将咬的乱七八糟的吸管连同空杯子一并扔进了垃圾桶。然后一言不发的看向叶修。


“怎么了?”叶修笑问,挑了挑眉,“被哥帅气的脸迷住了?”他出语总习惯带三分调笑,一副不正紧的样子。


脸皮真是太厚了,太不要脸了。苏沐秋想


然后他突然没有任何征兆的,无视叶修诧异的眼神,抓住他的衣襟,直直吻了上去。

带点奶茶的醇香。



苏沐秋的吻技很烂,但当他气势汹汹的冲上来时叶修还是一愣。于是看上去就好像苏沐秋把叶修镇住了一样。叶修也很少见苏沐秋如此主动,下意识就搂住了他的腰,感受对面人笨拙的舔过他的唇,依葫芦画瓢的撬开他的嘴,舌尖滑入口腔。还没把叶修怎么样,自己却先涨红了脸。


叶修忍不住轻笑出声,细小的气流自唇间溢出,引起苏沐秋的极大不满。


“呜呜!”他没离开叶修,就这么呜咽了几声,自认为凶狠的瞪着叶修,却不料落入叶修眼中是自己眼角发红,满脸红晕的样子,就连那一记眼刃也是软绵绵的,一点威严也没有。


像只撒娇的猫。叶修想。


他不动声色的夺回了主动权,抱住被吻得软了身子的苏沐秋,咬了咬他有些红肿的唇瓣并换回了两声无力的哼哼。


叶修轻笑着,上前吻去了苏沐秋嘴角残留的奶渍,目光温柔。


                                                                               ---------F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