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blitus

“我希望有谁做我的剑鞘”

民调局动漫人设说说

老吴书里不是写是穿唐装的吗,怎么给改成,嗯……风衣+毛领?想看帅气的唐装啊。

【叶黄】一个脑洞

#黑叶大概
#ooc预警
#逻辑混乱乱乱
#又是喜闻乐见的草稿流
#实在太ooc了!没脸放出来呜呜呜
#大家看看开心开心就好
#最后设定是还没出柜







他将最后一支烟从烟盒中抽出,然后一把捏扁空盒随手扔进了垃圾桶。烟雾缭绕,明明是十分呛人的味道,他却享受般的深吸,吐出一个个完美的烟圈。尼古丁的气息侵蚀他的意识,占据他的思想,麻木他的灵魂。他的心脏向他发出警告,提醒着他这个身体由里到外的破烂和不堪。他含糊的笑了一声,浑浊的气体自喉腔呛出,不知在嘲讽哪个可悲的亡灵。亦或是,嘲笑他自己。
























“还tm的抽!”魏琛一进来闻到满屋的烟味,骂骂咧咧的放下果篮,打开风扇散味
“这要是我,要是老板娘或者苏妹子来了,你不死也得扒层皮!”

“这不知道是你吗”叶修靠在枕头上,懒洋洋道,“有烟不?来根。”

“去你的!不抽了一根吗,”魏琛瞪他

“不够啊。”叶修砸吧砸吧嘴

“你妈的还记得你是个病人吗?!抽烟抽到肺炎,下次你就肺癌了知道不!”

只见叶修的病床床尾上贴个牌子,在名字的下面,亮晃晃的写着两个大字(肺部炎症)

“别说了,哥的烟神称号就这样砸了牌子”叶修叹气道“接下来就靠你撑下去了。”

“妈的,你不提还好,提上来老子就一肚子气,你自己做的死为什么连累到老夫身上!现在老板娘她们把我的烟也没收了!还特意叮嘱包子不准给我买!”

“你年纪也大了,是该少抽点。”叶修幸灾乐祸道。

“哼,得了吧,一定是你比我先猝死。”魏琛不屑

“来之前我还特意把你这傻逼事告诉了少天让他开心开心。”魏琛把果篮拆开,不客气的剥了个橘子

“哦,他什么反应?”叶修看似漫不尽心实则竖起耳朵。

“把你好好嘲笑了一番,说你活该,第十季赛的冠军是他们的了。”魏琛想起自己带出来的孩子,有些欣慰。

“没把你喷死吧。”叶修道

“……放心都是在喷你。”虽然我一个字都没记住
“他跟我说还有训练就先挂了,不然肯定还要多笑你几句。还有你那恶心的表情是什么。”

“有吗?”叶修努力让自己的嘴角不向上扬,回道

魏琛仔细观察了一下,总结,“你现在就像一个变态痴汉。”

“哥可是男神,也只有别人痴汉我的份。”叶修心情大好,不跟魏琛一般计较,连带着本来隐隐作痛的肺部也好了些。

“臭不要脸。”魏琛骂了一句,“还没少天帅呢,你已经人老珠黄了。”

叶修只是笑眯眯的看他

此时的魏琛还不知道,自家孩子早被拐了个千八百远去了,要是知道了,估计现在就把烟草直接塞进叶修的肺里,让他猝死算了。

所以他只是嘀咕了一句,搓了搓手臂上的鸡皮疙瘩,又说了几句,就回去了。

他也不知道的是,一架飞机已经降落在了h市。

【安雷】一个脑洞(其实是名字没想好)

#一个草稿流
#旧设现设
#很乱
#文笔渣
#逻辑混乱


大概就是旧设安雷与现设安雷的故事
旧设就是安哥在杀了布伦达复仇之后,开始在宇宙流浪,期间他收了与他极为相似的现设安哥为徒,出于某种原因,他给这个孩子取名为【安迷修】
之后安迷修参加凹凸大赛,遇见了雷狮。

就是这么一个,呃,奇奇怪怪的东西







您知道一亿年前是什么样的吗?师父。

一亿年?嗯,一亿年前,宇宙还不像如今这般太平,各国之间战火不断,为了扩大自己的领土与殖民地,不择手段。他们会为了土地上的资源而尽情杀戮,也会为了争夺一颗星球的所有权而将它夷为平地。在这些军事强国中,头号强国便是雷王星……

雷王星?我听说过它,那个家伙,那个暴君,是出自雷王星的。

……暴君……呵,是的,我的孩子。在雷王星皇室的诸多皇子中,三皇子无疑是最优秀最耀眼的。他有杰出的军事才干,有雄心壮志也有野心。在他坐上王位后,用几近残酷的手段来贯彻绝对正义,在他的统治下,帝国的铁蹄几乎踏遍了整个星系……但是因为他的过度暴虐,人们举行了起义,开始与雷王抗争。雷王拥有绝对的兵力,起义军节节败退,根本不是他的对手,后来——

我知道我知道!师父,后来,是雷王的骑士长里应外合,扭转了局势,那残暴的雷王,也被骑士长亲自手刃。

……是的,他杀了雷王。但是,孩子,我希望你这么称呼他——雷王——为三皇子。不要问我为什么,这是个请求,孩子。

好吧。三皇子叫什么,师父?

……啊,布伦达,他叫布伦达。记住了吗,安迷修?

是的,师父。




那一刻,安迷修终于明白,这个少年不是什么人,正是他自己,是他在决心复仇,杀死布伦达时就丢弃的那个纯洁本真的自己。他看向少年,望进了那片纯粹的翠湖中,他仿佛看见了一颗溢满正义的心,一个干干净净的灵魂。
“安迷修。”他哽咽道。
“你以后就叫【安迷修】”

[叶all]一个脑洞(黑道)

#大概是黑道pa
#叶all预警
#随意带入
#上课产物
#草稿意识流,混乱
#日常不知所言

“叶修。”他的恋人浑身是血,倒在地上,用微小的气音对他说,奄奄一息的样子。

叶修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走到他身旁,半蹲下来,将他身子支了起来,搂进怀里,将头埋在恋人的颈间,嗅着他身上的柠檬味和铁锈混和在一起的味道,不在乎满衣的血液。

抱了一会,他突然开口“喂,你。”“嗯?什么?”怀里的人抬起头,用染血的眼睛看着他,叶修怔了一下,然后有些无奈的开口,“……别再装了,你的行动早暴露了。”,怀中人身子一僵,伸到男人背后的手也下意识停顿。男人没有放过这个机会,将藏于袖中的军刀抽出,干脆的捅进了他的胸膛,一击毙命。

叶修站起来,随便将人甩在地上,苦恼的看着自己的衣服。完了,又搞脏了。

“你,你怎么会对我,下呃!”他错愕的看着男人,鲜血不断从胸腔中喷出,眼底满是不甘心。为了这个计划,为了抓住叶修,他们不惜一切的打探到了叶修的男友,花了几个月的时间高强训练模仿他,面容,习惯,行为甚至骨骼都做了手术!他自信没有任何破绽,正巧那小男友也去出了任务,天时,地利,人和,这次的行动是完美的,不可能会……

“所以我说啊,你们一开始就搞错了方向。”男人摸摸后脑勺,叹出一口气,有些怜悯的说,“我不是叶修。”

“……!!”他睁大了双眼,控制不住尖叫出声,“不可能!我们分明!——”他突然又顿住了,仿佛想起了什么,脸色一变,颤抖着说,“那,那,你是谁!我检查过了,你没有带人皮面具,你是谁!?”

果然还是新人,太稚嫩了啊。看着地上沉不住气的人心里微叹。他笑着用手点了点脸,“我吗?”

“我是叶秋。”

叶秋讲后事处理好,拿纸巾擦去了手上的血,认真的丢进了垃圾桶,然后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出去,可一直没人接听。他耐着性子一遍遍的,直到他第五次播出去后对方才接通。

“喂?”懒散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带着一丝漫不经心,“好了?”

“你这个混蛋哥哥!就这么把弟弟推了出去,好意思吗!?”叶秋咬牙

“哎,可不是,哥哥我很担心你啊,但没办法啊,你需要成长,就像雏鹰那样,我也是迫不得已啊。”那头竟然还是一番语重心长,痛心状。

“再说了,哥这边也很忙啊。为了不打草惊蛇,放松他们的警惕,只有你这个双胞胎弟弟能胜任。”叶修含糊的笑了一声,说道。叶秋一听就知道他在抽烟,皱了皱眉。

“你现在在哪?”
“那家伙的大本营”
“情况如何?”
“搞了。”

“你能不能文明点。”带有上等人体质的弟弟一头黑线

“不能。诶诶诶,那边的!你可别动啊,我这个人呢,容易手滑,我这手一滑可就不好了。”叶修突然提高了声线,不知冲着谁喊。
“你在干嘛?”

“逮到了那小子而已。”见那人不听自己的,叶修一边和叶秋通话,一边单手给了地上爬行的人一枪。

一枪打穿了他的脚腕,再一枪打在了小腹。

叶秋听见电话那头传来的两声枪声和压抑的的呻吟,在心中同情了那头头几秒。

只是一个在道上出过几次风头的新秀,就敢盯着他哥的位置,还想把手放在了嫂子身上,真是自己想死拦都拦不住。

叶秋摇摇头,嘴里啧啧称奇。

想说的都在评论里说啦,从初二开始追太太,今年高一啦,以后也会一直喜欢太太,喜欢瓶邪下去(捂鼻血,瓶邪他们有这么好~~)

碎碎九十三:

这次微博和lof都来一次抽奖!
817是个好日子,一眨眼我入瓶邪坑也已经3个年头了,为了感谢粉丝们的支持与厚爱,特别来一个817抽奖!
抽奖条件为瓶邪不拆不逆,关注我,至少留言三次的粉丝
点击小红心和小蓝手,留言夸夸我,817随机选出楼层数!
从小红心里抽出8位送出暴君帆布包!
从留言里抽出1位送瓶邪盒蛋!
从小蓝手里抽出7位送出绝处特典立牌!
817号抽出!么么么!![/cp]

【叶黄】一个脑洞

#怎么办我觉得我是个变态(捂脸)

#.........但我真的很想看!!!!!


叶修现在只想亲黄少天。

把他按在墙上,揉进怀里,狠狠地吻住那张滔滔不绝的嘴,亲的他神志不清,嘴唇红肿,亲的他低声求饶,眼神湿润,欺负到让他哭出来才好。

然后他要去亲他的眼角,看黄少天给了他一记看似凶狠落在叶修眼里却软绵绵的眼刃,他的心便像被一只小奶猫挠了一下般

于是叶修忍不住想做更过分的。

【修伞】一点话

叶修一直希望一叶之秋的身边站着秋木苏,现在虽然没有了一叶之秋,但苏沐秋却永远站在了离君莫笑最近的位置。 

【修伞】Bring

#苏沐秋未死,枪王设定(周粉误入)

#兴欣,世邀赛,有点扯,乱七八糟。

#懒惰ing---(摊)日常烂文

#短篇,一发完

#开头语与正文一毛钱关系都没









第9999次心跳带回来的,依旧是爱你的感觉

9999 heartbeats bring back the feeling of loving you.










苏沐秋是在打完世邀赛后宣布的退役。


当时他们刚带着冠军回国不久,还没有两天兴欣那边就搞出了这个大新闻。


枪王退役自然是争议纷纷,谁也不知道苏沐秋为什么这么突然,虽然他已经26岁了,在职业选手中算得上高龄,但有了叶修这个逆天的奇葩为前例,现在谁也不太关注年龄问题了。况且他是唯一一个能和叶修打成平手的人,他这一走,荣耀里的老人又要少一个。


更重要的是敢抽叶修的也没剩几个了


然而被外界热火朝天议论的人此时却悠闲的翘着腿,喝着杯珍珠奶茶,好不快活。


“我说,真准备退了?”坐在他身边的人问道

“当然,你以为谁都像你一样”苏沐秋一口气吸上好几颗珍珠,腮帮子撑得鼓鼓的,费力的嚼,口齿不清道“我可没你那么无聊,玩打脸复活.........哎马好酸......”


“谁让你一下子吃那么多,当然累。”叶修无奈,说完无比自然的顺过他手上的奶茶,大吸一口,杯中褐色的液体瞬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快降了下去。“......啧,好甜。”叶修皱皱眉,一脸嫌弃,却还是咽了下去“你怎么和沐橙一样喜欢这种甜腻的东西。”


“好像也没人让你喝的吧。”苏沐秋咬牙,恶狠狠的抢回来,对他比了一个中指“我们这叫兄妹同心,其利断金。还有想喝自己买去!”


“买不起啊,哥很穷的,当然比不过枪王大大的腰缠万贯。”叶修叹了口气,对苏沐秋挤眉弄眼,理直气壮“而且大大不是包养了我吗,你的就是我的。”他拍了拍脸“还望大大多临幸点哥,哥都瘦了。”


“滚一边去。”苏沐秋没好气的说,一手拍上了叶修的肚子,一脸鄙夷“您老先把您的肥肉..........哎?!,不是,等等!你的小肚子呢?!卧槽!”他一开始还以为是自己摸错了地方,后来才发现那一块软乎乎的肉是真的不见了。苏沐秋满脸不可思议,又来回摸了几次“我靠!你,你这----”


“怎么样,哥现在也是有腹肌的人了。”叶修一脸得意,伸手将苏沐秋的爪子移开“行了行了,别摸了,知道你羡慕。”


“谁羡慕你。”苏沐秋嘟囔着,却也没再说话。对于叶修的消瘦心下已有几分明了。


在苏黎世累的


几十个国家的参赛选手,至少也有几百个,每打一场就要连夜做出方案和视屏,还要应付电视台,上级领导什么的。他们这些选手可以借着比赛疲劳躲过,可叶修身为国家队领队不行。虽然他不说,苏沐秋也知道这个人八成每天凌晨3,4点才睡,然后不到两个小时又要起床做准备。他想起有一次晨练时叶修无意间说过的一句话“带你们比带兴欣顺手多了,一次性这么多大神听我的指挥,估计也就我有这个魅力吧。”


虽然他下一句方锐大大与黄少天同志两位小友妹子都要赶上你们啦成功撩炸了黄少天并开始了无意义嘴炮。苏沐秋还是记下了他眼下深深的青色和憔悴的脸色。他跑第一个,没在意身后周泽楷和孙翔的惊讶的急促声,再一次加速,甩了后面的人大半圈。年幼的苦日子锻炼出了他优质的体能,在它看来这种长跑跟以前送外卖差不多。


可他当时在想叶修


想这个人被逐出嘉世后的一年,因为身份,他不能太明目张胆的帮他,最多晚上偷偷和苏沐橙跟他下本,梗刘浩一两句,给他找点茬,发泄发泄。


可其他的都得叶修自己来。


在这样一个战队制度已经成型且较为完整的体系下,找队员,打材料,训练,筹资金。一介荣耀第一人,三冠加身的斗神,却在网游里干这种苦差事,当初消息传出去后上了报纸更是引起四方愤怒。但苏沐秋知道,叶修根本不在乎这些,这家伙大概只要能打荣耀就行。


哦,还要有烟



叶修对冠军的渴望相当于苏沐秋对金钱的渴求


764


这是荣耀新的手速记录,也可能是未来无人可及的高度。

一个已经是职业晚期的家伙,到底是有多执着,才能在最后爆发?

有人说叶修一直在隐忍,有人说叶修不愧是大将风度,有人说叶修果真是大神,厉害!了不起!


可他只是想要冠军而已。他只想赢。


人人都知张佳乐对冠军的狂热追求,殊不知叶修也是如此


不仅仅是一年内创的兴欣,更早的嘉世,还有那少年时的三年。他早已将一切给了荣耀,于自己什么的没剩。





苏沐秋沉默的喝光了奶茶,将咬的乱七八糟的吸管连同空杯子一并扔进了垃圾桶。然后一言不发的看向叶修。


“怎么了?”叶修笑问,挑了挑眉,“被哥帅气的脸迷住了?”他出语总习惯带三分调笑,一副不正紧的样子。


脸皮真是太厚了,太不要脸了。苏沐秋想


然后他突然没有任何征兆的,无视叶修诧异的眼神,抓住他的衣襟,直直吻了上去。

带点奶茶的醇香。



苏沐秋的吻技很烂,但当他气势汹汹的冲上来时叶修还是一愣。于是看上去就好像苏沐秋把叶修镇住了一样。叶修也很少见苏沐秋如此主动,下意识就搂住了他的腰,感受对面人笨拙的舔过他的唇,依葫芦画瓢的撬开他的嘴,舌尖滑入口腔。还没把叶修怎么样,自己却先涨红了脸。


叶修忍不住轻笑出声,细小的气流自唇间溢出,引起苏沐秋的极大不满。


“呜呜!”他没离开叶修,就这么呜咽了几声,自认为凶狠的瞪着叶修,却不料落入叶修眼中是自己眼角发红,满脸红晕的样子,就连那一记眼刃也是软绵绵的,一点威严也没有。


像只撒娇的猫。叶修想。


他不动声色的夺回了主动权,抱住被吻得软了身子的苏沐秋,咬了咬他有些红肿的唇瓣并换回了两声无力的哼哼。


叶修轻笑着,上前吻去了苏沐秋嘴角残留的奶渍,目光温柔。


                                                                               ---------FIN-----------







【修伞】窄门

#旧文重发

#原著向

#BE


他便化作了那一捧坟土





那是一道窄门


窄到只有一个人才能通过


于是十八岁的苏沐秋推开了叶修独自走了进去,只留下一个灰色的身影。

那之后的日子,叶修的世界也是灰色的

再之后,他离开了嘉世,无意间走进了一家网吧。自那时起,他的世界一点一点的恢复了色彩,渐渐地变得如苏沐秋离开之前一样。

他有了兴欣,也再一次认识了苏沐秋。


好久不见。他看着装备栏,叼着烟笑道。



又是一个夏天。他坐在窄窄的椅子上,不太宽敞的房间里,挤挤的塞着六七个人,他的左手边是包荣兴,滔滔不绝的说着废话,时而嘲讽对面的技巧,他的手肘还时不时碰到他,热量顺着传过来,带来清晰的触感。


叶修有些恍惚,他感觉自己又回到了那无数个夏天里,与苏沐秋在一起的日子。那时的他们也是这样,挤在小小的房子里,头上老旧的吊扇吱吱呀呀的响,送去丝丝凉风,热浪一阵阵袭来,窗外蝉声鸣鸣。苏沐秋坐在他的右手边爆着粗口,他们大汗淋淋的坐在电脑前替人代打,嘴上不留情,动作却不慢,互相鄙视着度过炎夏。那时的他们,很苦,很累,但叶修却感到无比的安心与满足,因为,还有一个懂自己的人,陪自己一起荣耀。


前辈,前辈,你还好吗?一声略带焦急的声音将他唤回,他顺着声音看去,是乔一帆。我,我看见您一动不动,所以就……他见叶修看向自己,涨红了脸,吞吞吐吐的解释。他活该!早叫他休息不休息,现在有睡意了?没门!陈果的大嗓门传来,气势汹汹,却夹着忽略不掉的担心。


唐柔摘下耳机,看着叶修;方锐打了个哈欠,不动声色的停下了手上的动作;魏琛一个巴掌拍在叶修肩上,飚着烂话,百般嘲讽,另只手递了支烟给他;莫凡默默起身,接了杯开水放在他桌上,然后又默默的回去练习。


每个人都用自己的方式关心他


叶修眨眨眼,忽然笑了,他打开老魏的手,顺走那只烟,起身向外走去。我出去抽支烟,他晃了晃手指,你们继续。他插着口袋,走到门口又突然回头,一脸认真,打不过记得叫哥啊,别逞强,输了丢哥面子。然后在众人的怒鄙之中大笑着关上门,听见了包子的一句好的老大,又笑的耸了耸肩。


他很久没这么笑过了


叶修站在窗台,隔着玻璃看见对面的嘉世,那个见证了自己最光辉岁月的地方,它的队徽在阳光下熠熠生辉,如同这支队伍自身的骄傲般。可叶修知道,这已经不是那个嘉世了,不是那个他与苏沐秋决心奋斗的嘉世了,欲望与自利从它内部侵蚀,一点一点的瓦解,直至崩溃离析。


他还会再回去吗?


叶修摇了摇头,为自己这个想法可笑到出声。他点燃了那只烟,深吸,吐了个圈。心里思索着叫魏琛下次买点好的。


不可能的


他很清楚,那早没了自己的容身之地。
那不是家,也不是归宿。


方锐的呼喊从身后传来,大骂着对面的王杰希,老魏满嘴操操操,连带着陈果怒骂他将烟灰弹到她身上的叱咄,唐柔呢?叶修想这个执着的姑娘大概已经在复活点,等着出去大杀四方了吧。

他悠闲地又抽了一会才掐灭烟头,头也没回的打开训练室的门,顺路走的时候还摸了一把方锐大大的头,感叹一句你们没了哥可怎么办啊,然后成功换回方锐的一记眼刀——他还忙着和王杰希猥琐。


现在,有一些人,等着他带他们一起荣耀。


这就够了,不是吗?


他笑着带上耳机。



挑战赛完胜嘉世,兴欣并入联盟,君莫笑的37连胜,第十季赛的艰难夺冠。手捧金杯,他们昂着头迎接这属于他们的荣耀。

叶修第一次堂堂正正的站在领奖台上,捧着奖杯,与队友分享胜利的喜悦。礼炮声在耳边接连不断,彩条和碎纸扬扬撒撒的落下,挂了他一身。四周的大屏幕不断重复那决胜三秒,中央则是兴欣的队徽。时隔一年,他终是再次加冕,屹立在了荣耀巅峰,享受着独属他的荣耀。


叶修——四冠!


他闭上了眼,观众席的呐喊震天动地,传到他耳里却变得无比遥远,时间仿佛被拉长般,他想到了很多,很多。


这并不是叶修第一次夺冠,可这是首次与苏沐秋和苏沐橙一起夺冠。


他们的第一个冠军


只不过是从头再来罢了。一年前对苏沐橙说出这句话的他,其实是有私心的。他想起了那个人费尽心血,千辛万苦的制作出千机伞,还没来得及试用,就被一次突如其来的更新尽数摧毁,几个月的努力毁于一旦。那时的他还愣愣的,不知怎么安慰,想了很久去厨房泡了一桶泡面,笨拙的放在他面前,加了根肠的。而苏沐秋只是淡淡地说了句不过是从头再来罢了。他苦涩于心,嘴上却调笑着说加油,面要糊了。可叶修还没等到他重新开始,一切就已经结束了。


他想着。和队友一起,咧着嘴笑了。



再之后,叶修宣布退役,却在准备放下一切时又回到了荣耀,看着满堂吃惊的职业选手,他又好笑又好气。

命运总是和他开玩笑。叶领队如是所想。


在来之前,叶修去给苏沐秋扫了次墓,没有苏沐橙,他一个人独自去的。

他先放了束白菊,然后将奖杯摆在旁边,靠着墓碑,一只手插在袋里,另只手夹着支烟,一口口静静的抽着。他本来有很多话想说,说你儿子君莫笑在我手里大放光彩,37连胜闪瞎狗眼,无数姑娘芳心相许;说第十季赛又是哥赢了,现在四冠加身,人人尊称一声叶神;说哥现在要去国外打比赛啦,苏黎世,我可是领队,带着喻文州这些大神一块火拼,放心,记得给你带特产;说最近有个小子好像看上了沐橙,人不错,就是话少,不不不,不是小周,我们队的…………可话到嘴边,又什么都不想说了。


无论说什么,那个人都听不见了,不是吗?


最后叶修也坐了下来,靠着碑,嘟囔了一句你这人,怎么说走就走。然后他闭上了双眼。

不知过了多久,只觉得昏昏沉沉。他仿佛做了一个梦,回到了以前,回到了与苏沐秋苏沐橙生活的那几年,清苦却安逸的日子,再一转,就看见苏沐秋倒在血泊中一动不动的身影,离他不远处散落一个塑料袋,从中滚出几个西红柿,圆润可爱。像血一样的红。叶修目睹他被抬上了救护车,周围人声鼎沸,冲这边指指点点,有医护人员问他与伤者的关系,他全没注意。他只是看见那张担架上的苏沐秋,他的胸膛微弱的起伏,医生正给他输送血浆,带上呼吸器,一旁的心跳仪上的曲线扭扭歪歪,昭显着他的生命迹象。他知道,这一切都是无用功,因为苏沐秋早已不在了那里,他看见了,他进了那扇门,不会再回来了。


于是叶修用尽一生去寻找那扇门,他想见到他,将苏沐秋拉出来,只为和他说上一句

好久不见。


梦的尽头,他看见了兴欣,也有轮回,蓝雨,以及很多很多人,那些平时与他一起追逐荣耀的人。他们就在不远处,齐齐向他伸出手,最前面的,是苏沐秋,一如当年他拉着他,眉飞色舞的给他介绍千机伞,那熟悉的神情。

喂,快过来,你还想待多久?18岁的苏沐秋对他道。

叶修笑了笑,上前抓住他的手,属于成年人的,27岁的手,相隔十年,他再一次握住了这双手。


这不来了。


他还有他的梦想。


叶修缓缓睁开眼,发现天色已暗,他歪了歪头,一阵酸疼从颈间传来。未料到自己竟在墓地睡着,他抽了抽嘴角,决定回去好好吹嘘吹嘘。正想着,他手一撑,准备起身。


一滴晶莹悄然落下。


叶修身形一顿,这才发现脸上凉意一片,用手摸了摸,一手湿润。他不动声色的站直了身,掏出支烟就想点上,却发现自己那双所向披靡的手在微微颤抖,连火都点不上。

丢脸,真是太丢脸了。他想。不仅在墓地睡着,还受了凉,现在羊癫疯都有前兆了,回去还不给他们笑死。

但他不说话,低着头,烟也不点,就这么叼在嘴上,插着袋转身就走,背影如当年离家般坚定。夕阳将他的身影拉的长长,笼住了墓碑,那黑色的碑则默默注视他离去。


就像在目送一个故人。



会议厅内,职业选手们看见叶修后接连离去,走之前还对自家领队进行了嘲讽与不满,叶修叼着烟一一回应。在肖时钦把气的炸毛的张佳乐拉走后,只留苏沐橙一人。

叶修双手插袋,等她开口。


其实他早就知道的,自己根本找不到那扇门,即使找到了也进不去。


因为那是道窄门,窄到只有一个人才能通过。


决定了吗,回来。苏沐橙笑吟吟,俏皮一笑。


于是苏沐秋在18岁的那个夏天推开了叶修,独自走了进去,只留下一个纤瘦的灰色身形。


叶修眨眨眼,嘴角慢慢勾起,露出一个自信的“叶氏”招牌笑。


那当然,哥可是职业选手。


所以叶修就再也进不去了。

   
                                     ————END——

第一次写文有点不自信。字数又一次爆了,明明只想写一个小段题,一句一行的,结果不小心过了头,修伞修任意,逻辑稍有些混乱,很赶,为人所迫。😭写这个只是想到了“岁月静安”和“窄门”,想写写叶修这些年的事,努力营造叶修的心性。其实有没有苏沐秋叶修都可以很好,只不过前者在他身边,而后者在他心中罢了。

最后 @楚唯 你个混蛋威胁我产粮产了,别老没事我弹我。现在轮到你了!(磨刀)


【修伞】一个脑洞

“……叶修”

“干嘛?”

“这是什么。”

“你眼神不好吗?龙啊。”叶修理直气壮道

“我当然知道!问题是,是——”苏沐秋颤抖着手,指着对面的一大一小咬牙切齿道“你他妈只是出去买了一瓶酱油!就带回只”

他一脸便秘样,“一只龙!”

“别大惊小怪”叶修安慰道,“我说买烟送的你信吗?”他眼中满满的是真诚,说的那叫一个诚恳。

“……如果我相信了你,将是对我过去十四年的怀疑与否定”苏沐秋老实的指了指脑袋“还有这里。”

“沐秋,你傻了我也会照顾你一辈子的。”叶修深情道

“滚,别扯开话题”苏沐秋无情道

“它很有用,这是只火龙。”叶修试图说服他,“他会喷火,我们至少可以少交点煤气费。”

他怀中的小火龙附和般的喷出一点火苗,叶修看见下意识的掏出支烟点了上去,然后整个人一僵。

“暴露了吧,你就是想要一个免费的打火机!”

“没有的事。”叶修狡辩,做着最后的挣扎。